平凉市畜牧兽医局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政策解读

甘肃省畜牧兽医局局长杜永清:做草食畜文章 赋能高附加值“甘味”农业

              来源:章勇 牧音            时间:2019-11-05 15:41

原创: 章勇 牧音

 

今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考察时指出,要积极发展高附加值特色农业。而草食畜牧业作为农业大范畴的重要一支,高附加值畜产品的培育无疑将是承载甘肃特色农业发展博众出彩的重要砝码。
   作为西北五省之一的甘肃,种草养畜是当地传统,作为牛羊大省,如何赋能特色畜牧业,提升以牛羊为主体的“甘味”畜产品市场竞争力,成为打造高附加值特色畜产品破题的关键。对此,记者专访了甘肃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省畜牧兽医局党组书记、局长杜永清

杜永清简历杜永清,男,汉族,1963年4月出生,甘肃天水人,中共党员,1985年7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2011年10月任甘肃省农牧厅副巡视员,2013年12月任甘肃省农业机械管理局局长;2016年11月任甘肃省农牧厅党组成员、省兽医局局长;2018年10月任甘肃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省畜牧兽医局党组书记、局长。

畜牧业产值逆势增长的背后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甘肃省畜牧业总产值318.88 亿元,2017 年308.97 亿元,同比增长3.21%,总产值在全国排名第24位。但总体看,去年全国19个省区产值下降,甘肃省却实现了逆势增长,如何看待这种数据上的变化?

杜永清:畜牧业是甘肃省的传统产业,而草食畜牧业又是甘肃省的战略性支柱产业,也是调整农业结构、发展农村经济、促进农民增收的重要支柱产业。近年来,甘肃省委、省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促进草食畜牧业发展的政策和措施,同时充分利用中央财政扶持资金和省级财政资金,对草食畜牧业给予了政策扶持。

一是在54个牛羊产业大县组织实施了草食畜牧业行动计划,连续6年利用中央现代农业发展扶持资金,对牛羊产业大县良种繁育体系、标准化规模养殖等重点环节进行了扶持。

二是依托现代畜牧业全产业链建设资金,着重扶持各地配套完善畜牧良种繁育体系、标准化规模养殖、产业链利益联结机制、畜禽屠宰加工、品牌创建及产品营销等方面,着力构建现代畜牧业产业体系。

三是为促进贫困地区贫困群众增收脱贫,在58个贫困县实施了以牛羊产业为主的三年行动计划。

四是将粮改饲作为循环农业发展的突破口,近3年来安排专项资金2.75亿元,从7个试点县扩大到目前的27个县区,探索出了可复制、能推广的粮改饲助推产业扶贫、种养一体化经营和专业化收贮等3种粮改饲模式。

通过以上项目,在政府引导、项目支持、市场拉动和效益驱动下,牛羊产业取得了迅猛发展,实现了“四个明显提升”:市场拉动作用强势,养殖积极性明显提升;龙头企业发展壮大,产业化经营水平明显提升;先进适用技术普及推广,生产水平和效益明显提升;有力地促进了全省草食畜牧业的发展步伐,全面提升了甘肃省草食畜牧业的整体发展水平。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据统计,甘肃省在去年全国牧业产值增长的12省中,同比增长幅度排在全国第八位。甘肃作为牛羊大省在全国草食畜牧业版图中的地位如何?

杜永清:甘肃省政府自2008年把草食畜牧业作为支柱产业重点培育以来,各市县出台利好政策,鼓励企业、农户养殖牛羊,增加收益。通过区域布局、重点扶持、集中连片开发,初步形成了区域特色相对明显的陇东肉牛产业带、河西肉牛产业带、甘南牦牛产业带,以及河西肉羊产业带、中部肉羊产业带和临夏-甘南肉羊产业带,以及河西优质奶源带。全省86个县区中有25个县区牛饲养量超过10万头,18个县区存栏10万头以上;15个县区羊饲养量达到100万只,16个县区存栏超过50万只。甘州等9县区和民勤等12县区分别列入全国肉牛、肉羊优势区域。全省牛存栏、出栏、牛肉产量分别居全国第9、第11和第11位,羊存栏、出栏、羊肉产量分别居全国第3、第7和第7位,每年调出牛羊肉15~17万吨,优质牛羊肉生产供给基地逐步巩固。未来将继续全面提升牛产业生产能力和市场竞争力,推动甘肃省由养牛大省向养牛强省迈进。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我国特色畜禽资源遍布全国,但整体而言,特色畜种不特、良种化程度不高、加工环节产品单一等问题突出。甘肃在打造特色畜产品中如何解决这些短板问题,困难何在?

杜永清:特色畜禽品种资源是具有很强地域特征的种质资源。在各种资源日益紧缺、争夺加剧的国际环境下,各国对畜禽种质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作十分重视,联合国已将特色畜禽种质资源的保护与利用纳入国际框架。

甘肃是我国的畜牧业大省,地处黄土高原、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三大高原交汇带,域内地貌复杂多样,生态环境千差万别,独特的地理位置与复杂的地形地貌,造就了极为丰富的动植物资源。2013年出版《甘肃省地方畜禽品种资源》载明,甘肃有地方特色的羊、猪、马、驴、鸡、骆驼、犬、鹿和蜜蜂畜禽品种31 个,特色畜种为甘肃不同历史阶段的畜牧业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由于甘肃寒旱的气候, 工业化程度不高,空气、水土和养殖所用饲草料污染较少,加之少数民族饮食文化方面的禁忌,所生产的畜产品品质好、营养丰富、风味独特、健康安全,迎合人们的消费结构由吃饱、吃好转向吃保健、吃安全的时代潮流。但甘肃省特色畜产品在特色畜种保护及开发利用方面,也存在特色畜禽生产性能不高,特色不特,加工产品简单粗糙、单一和同质化,甚至未加工以活体上市的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和短板,我们将坚持以问题为导向,补短板,强弱项,固优势。一是各级党政领导对地方特色畜禽品种保护与开发利用要高度重视,从项目立项、政策和资金方面予以倾斜支持;二是考察、借鉴、消化吸收国内先进做法与经验,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加速弯道超车;三是针对特色畜种零星分散、规模小,形成不了气候,整合资源,优势互补,凝聚合力,抱团发展;四是按照拾遗补缺、扶优扶强扶大的原则,建立从田间到餐桌的全产业链生产与服务体系;五是搞好宣传与推广。难点所在:众多特色畜种原产地大多处于贫困地区,地方财政拮据支持力度不够,养殖与畜产品加工实体经济生产经营资金短缺;养殖及生产经营模式传统,尚未与一二三产深度融合;深层次开发不足,产品同质化严重,竞争力弱,一些特色畜产品静待深闺,未被开发和消费者认可。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特色畜种大规模无限制发展是不现实的,受限于土地、环境等综合因素的约束,特色畜禽究竟能走多远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甘肃省在以平凉红牛为代表的地方品牌畜种上,比如秦川牛、早胜牛、天祝白牦牛、小尾寒羊等的开发还有多大空间?如何科学地利用这一空间,而不对环境造成恶劣影响?

杜永清:特色畜种具有明显的地域性,受生存空间、土地、环境和资源的多重约束,不断地规模扩张是不现实的,但物以稀为贵,以“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人特我廉”的生产经营策略,把以天祝白牦牛、甘南藏羊、甘南牦牛、滩羊、合作猪、蒙古羊等地方畜种,以及含其遗传特性的杂种,做优、做精、做强是可以做到的。甘肃省以地方畜种为主开发的品牌,可以说刚刚起步,甚至少数畜种尚未起步,以保护促开发、以开发促保护的发展空间很大,但必须坚持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舍饲养殖坚持农牧结合,种养良性互动,适度规模标准化养殖,将畜禽粪污废弃物进行无害化资源利用;放牧养殖草山草坡贯彻生产生态结合、生态优先的原则,以草定畜,草畜联动发展;保种选育,提高个体生产性能,促进生产方式由规模扩张转向质量与数量并举,以提质增效为主,实现减畜不减肉、减量不减收。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据了解,目前甘肃省正在编制现代畜牧业推进方案,构建现代养牛业产业体系。这一推进方案大致包含哪些具体内容,有何意义?

杜永清:甘肃目前正在编制的现代畜牧业推进方案,以发展现代丝路寒旱农业为主线,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和区位优势,推进种养结合,优化产业结构,大力发展绿色循环农业,加大承接我国畜牧产业梯次转移力度,突出龙头带动、新型经营主体培育和产销衔接,强化科技服务和疫病防控,构建涵盖现代畜禽种业、优质饲草料生产、标准化规模养殖、畜产品安全控制、加工营销、品牌创建、科技服务和防疫保障于一体的现代养牛业产业体系,全面提升发展质量,扩大生产规模,全力开发绿色有机“甘味”畜产品,增强市场竞争力,着力打造高附加值特色畜牧业,推动甘肃省乡村振兴和绿色崛起,由养牛大省向养牛强省迈进。

为此, 甘肃具体要做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良繁体系建设,为牛产业发展提供种源保障;二是推进规模化养殖,提高养殖效益和生产水平;三是优化生产组织形式,发挥带贫增收作用;四是着力加强饲草料生产体系建设,夯实牛产业发展的物质基础;五是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推进种养循环农业发展;六是着力打造“甘味”绿色品牌,推动特色优质畜产品“走出去”;七是加强动物防疫体系建设,为畜牧产业健康发展保驾护航;八是着力强化科技创新与服务,为产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九是实施品牌战略,提升畜产品市场竞争力。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高附加值、特色畜牧业是甘肃省畜牧业明确的方向,“甘味”畜产品以哪些畜禽品种为主?如何强化特色和高附加值,开发绿色有机“甘味”畜产品,而不仅仅是一般畜产品?

杜永清:近几年来,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推动了消费观念升级变迁。消费者不再满足于简单的必需品,对于生活品质提出更高的要求,高品质、特色化、品牌化的畜产品需求潜力大,这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畜产品高附加值、特色化发展提供难得的机遇。习近平在视察甘肃过程中发表重要讲话,“要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大力发展现代特色农业”。“甘味”畜产品主要以甘肃省特有的牦牛、藏羊、天祝白牦牛、合作猪、平凉红牛、滩羊、甘肃高山细毛羊等特色畜禽品种为主,立足开发绿色、有机产品,打造“甘味”品牌,实现品质优良和高附加值。“甘味”品牌畜产品要在市场的大风大浪中行稳致远,必须构建涵盖现代特色畜禽种业、优质饲草料生产、标准化规模养殖、畜产品安全控制、加工营销、品牌创建、科技服务和防疫保障于一体的“甘味”畜产品产业体系。具体做好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一是规模化生产。实现畜产品的区域规模化、标准化生产,降低生产成本。

 二是培育畜产品品牌。结合区域特点,取长补短,打造出区域特色产品。同时,积极对接省内外乃至国际市场,推广区域品牌,最终取得农业可持续发展。

三是建立监管体系,提高品牌化产品质量。建立由政府统一领导、畜牧主管部门依法监管、农产品相关部门分工负责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体制以及农畜产品质量安全标准的强制实施制度,为品牌化畜产品提供保障。

四是形成特色畜产品产业链。以县域特色畜产品为核心,依托产业建立相应的龙头企业,将区域品牌的打造从田间地头到餐桌各环节贯通,解决无效低端供给过多和中高端供给不足的问题,促进畜产品生产由数量、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市场优势,打造人有我优的“好中优”产品,实现畜牧业质量、效益和竞争力的快速提升。

五是增强品牌主体的市场意识、质量意识和诚信意识,营造畜产品品牌永葆青春的生产经营环境、社会氛围。

六是讲好特色畜产品品牌故事,创新宣传方式,加大宣传力度。

七是借助电商、互联网、农业数字化,开展现代化营销,力求“换道超车”。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在此过程中,该如何平衡甘肃一般畜产品与“甘味”畜产品生产的关系?甘肃高附加值畜产品的定位是什么,未来在整体畜产品中的比重如何?

杜永清:打造“甘味”畜产品要和一般畜产品同时进行,以满足不同层次消费人群,但会有所侧重,“甘味”畜产品主要以满足中高端消费市场为主。

“甘味”畜产品主要指具有甘肃地方特色的畜产品,如牦牛、藏羊、天祝白牦牛、合作猪、平凉红牛、滩羊等。由于地域环境的特殊性,造就了特殊的畜种和有机畜产品的特征。要以特色畜产品的内在品质、营养价值和延伸产业链进行的深加工产品定位其附加值。

甘肃省是草食畜大省, 要以草食畜为主,加强从品种改良、饲草饲料加工供给、饲养管理、屠宰生产、产品深加工、冷链储运等方面进行标准化、规范化、产业化的科学管理,争取使“甘味”畜产品占整体畜产品的60%以上。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 畜产品最终要面向市场和消费者,甚至是走高端市场,如何提升消费者对甘肃特色畜产品品牌的印象,甘肃省有哪些特别的途径?

杜永清:要提高消费者对甘肃特色畜产品的印象,在外延上要借助媒体、网络、信息等平台加大宣传力度,大力推广电商营销;在内涵上要切实提高产品质量,丰富深加工产品的形态。主要途径是:在线上加大宣传和发展电商,在线下要利用各种渠道多搞实体推介,在发达城市联盟,创建“甘味”实体店。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 对于甘肃而言, 全力发展“ 甘味”畜产品对于养殖场户的增收有何影响,如何有效避免增产不增收,或生产积极性减弱的问题?

杜永清:要全力发展“甘味”畜产品,首先要拿出“甘味”的标准和要求,并在政府的主导下,对标准和要求执行严格监督、执行,防止偷工减料,滥竽充数。政府在一定区域范围内进行结构性布局,并以项目形式给予支持,重点支持龙头企业,各个环节分工协作,进而带动区域畜牧业经济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养殖者的利益和畜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牛羊大省的机遇和隐忧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从国内竞争格局看,陕西、宁夏、青海、新疆、西藏等省区都在发挥自身优势,加大资金投入,加快发展现代畜牧业,尤其是以牛羊为主的草食畜牧业发展势头迅猛,畜产品的市场竞争将日趋激烈。如何看待这种竞争对于甘肃打造牛业强省的影响?

杜永清:西北五省和西藏地处我国西北地区,以高原、平原、盆地为主,包括黄土高原、青藏高原、塔里木盆地、河西平原等,既有耕地、草原,也有荒漠、高山(以戈壁、荒漠、高原为主),降水量在400mm以下。地广人稀,虽然占有全国64%的土地面积,却只有5.8%的人口,非常适合放牧,长期以来形成了很多优秀的畜禽地方品种,尤其适宜发展草食畜牧业。各省正是立足本省实际情况和地方资源,找准发力点,加大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力度,大力发展草食畜牧业, 不仅为社会提供优质、营养、安全的畜产品,还能助推脱贫攻坚工作按时完成。

在发展现代畜牧业的过程中,尤其是以牛羊为主的草食畜牧业发展进程中,存在着牛羊肉是优质绿色畜产品的发展机遇和畜产品价格不稳、环境保护压力增大等问题。在传统畜牧业不断转型升级的情况下,一些生产效率低下的散户逐渐被市场淘汰,西北各省畜产品的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然而挑战和机遇是并存的,甘肃省将把握好今后全国牛羊生产逐步过渡到西部地区这一有利时机,认清自己的短板,充分发挥地理优势,在生物安全、食品安全、饲料安全、提质增效、环境保护等方面加强管理,达到更高要求,促进自己提升产品质量,走出一条特色之路,完成打造牛业强省的目标。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 甘肃省畜牧业十三五规划中提及,一些事关畜牧产业发展的全局性、长远性、方向性问题,都将集中在这五年攻坚克难。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有哪些关键问题,目前攻克的情况如何?

 杜永清: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发展环境的不确定性增加;二是自身积累的约束性加大;三是来自外部的竞争加剧。

关键问题一:养殖场治污减排难度加大。攻克情况: 以粪污资源化利用为切入点,加快推动绿色循环农业发展。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甘肃省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方案》,明确了工作任务和目标,细化了工作措施,靠实了工作责任。积极争取将甘州区等4 县区纳入中央财政整县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项目,制定了《甘肃省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考核办法》,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情况开展了全面跟踪监测。根据全国畜禽养殖场直联直报系统统计,2018 年畜禽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率完成73%。按照“就地消纳、能量循环、综合利用”原则,引导区域牛羊养殖向全株青贮饲喂合理转变,大力推广“畜沼果”“畜沼菜”等循环生产模式,加快秸秆综合利用。实现区域内种养良性循环,促进种养结合机制新突破,着力提高种养综合效益。

关键问题二:粗放增长的生产方式依然存在。攻克情况:以全产业链打造为抓手,提升产业竞争力。依托中央现代农业主导产业和省级财政现代畜牧业全产业链建设项目,扶持标准化养殖、畜产品加工、市场建设和品牌培育等,逐步提升产业竞争力。坚持从适度规模养殖户(家庭牧场)、标准化规模养殖场、现代化大型养殖企业三个层次分类推进畜牧业发展方式转变,畜牧业专业化、规模化、集约化生产经营比重显著提高,逐步形成了以市场为导向,以标准化为引领,以适度规模养殖为基础,畜产品精深加工和品牌建设于一体的发展格局。全省规模化养殖比重提高到52%,建成规模养殖场(合作社)8058 个,全省畜牧龙头企业累计达451家,打造了“康美牛排”、“平凉红牛”、“天祝白牦牛肉”、“燎原乳业”、“中天羊业”、“东乡手抓羊肉”、“靖远羊羔肉”等一批知名品牌,甘南牦牛、藏羊因其天然绿色深受消费者喜爱。同时探索出了“公司+基地+农户”、“合作社+农户”、订单生产等不同形式的产业化发展路子,畜牧业已成为农业产业化程度较高的行业。

 

 中国畜牧兽医报记者:记者在甘肃当地走访时发现,不少年轻人选择离开甘肃,到外省和南方发达地区上学以及工作,甘肃如何在人才禀赋特别是在畜牧领域人才上不断链?

杜永清: 良禽择木而栖。甘肃畜牧领域人才流向北上广和南方发达地区,技术推广体系年轻人调离从事行政或其他行业等情况相对其他行业更为严重与突出。科研创新能力不足、基层畜牧兽医技术人才短缺,已严重制约甘肃省从畜牧大省向畜牧强省的迈进。产业发展,人才是关键。留住人才,确保技术推广体系的人才不断链,甘肃必须立足内陆省份、经济欠发达省份的省情,优化筑巢引凤和助凤高飞的软硬件,制定以事业留人、以待遇留人、以创业环境留人、以感情留人的制度与政策,并一以贯之。甘肃在畜牧研究领域,拥有中国农科院兰州牧研所、兽研所,兰州大学等科研院校和国家重点实验室,人才济济。他们生活在甘肃,熟悉甘肃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也乐意在甘肃开展相关的研究、教学和人才培养。各级政府和有关单位,应该在项目、资金、交流培训等方面予以支持,聘请他们作为技术专家或技术顾问或建立专门实验室,以研究破解产业发展的难题。

甘肃畜牧兽医技术推广体系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整体工作条件比较差,基层工作人员待遇低。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应不断加大基础设施条件和设备投入力度,进一步改善工作条件和工作手段。针对基层技术人员紧缺、在编不在岗的问题,各级政府应在机构改革中充分考虑乡镇畜牧兽医站工作的连续性和保障主责主业的履行,继续保持相对独立设置或作为县级主管部门的派出机构,并对基层技术人员在职称、职务晋升等方面制定相应政策,提供绿色通道,确保他们与其他事业单位人员享有同等待遇。针对基层技术人员业务水平普遍较低的现象,要有针对性地进行培训与交流,不断提升基层技术人员业务知识和专业技能。

 

上一篇 力争2025年畜牧养殖机械化率达50%

下一篇 全国畜牧总站站长王宗礼:构建现代生猪养殖体系 增强猪肉供应保障能力

网站导航

中国政府网
中国 · 甘肃
中国 · 平凉
版权所有:平凉市畜牧兽医局   备案序号:陇ICP备15001910号-2   政府标识码:6208000004
地址:平凉市西大街183号   邮编:744000   电话:0933-5969082   
甘公安备:62080202000119号